[灵异] 形形色色的人

  ●含氮的人 


  新几亚内亚的一些土著居民,每天仅吃很少量的食物。可是,令人称奇的是,生活在这个贫瘠山区的土著居民,并非人们想像的那样瘦骨嶙峋,恰恰相反,在这些土著居民中,无论男女老幼,个个都显得十分强壮,没有任何营养不良的症状。科学家们对这种情况大惑不解,于是,决定对这些土著居民进行周密和细致的检查。结果在这些土著居民的粪便中,发现氮元素的含量竟然远远超过他们进食的含氮量。为什么进食少,排出的反而多呢?难道这些土著居民能像豆科植物一样,能固定空气中的氮元素来增加营养吗?他们的身躯里也有固氮菌吗?后来,科学家果然在这些土著居民的肠道里找到了固氮菌,正是这些固氮菌默默地在这些土著居民的人体内吸收和固定空气中的氮元素,继而合成人体必需的蛋白质。虽然,目前科学家无法解释这些土著居民的肠道内为什么会有固氮菌,但是,这一发现对科学界的震动很大。科学家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人类能够自己培育出适合在人或者动物体内生长的固氮菌,利用这些固氮菌在人体或动物体内吸收和固定空气中的氮元素,不断地合成生长、发育所必需的蛋白质。 


  ●测不到脑子的人 


  英国一位大学生几乎没有脑子,智慧却异常超常。原来这名学生患了脑积水。脑里的水其实是脑脊髓液,由脑室分泌储藏。在正常情况下,脑脊髓液循环于脑和脊髓内,最后进入血液。假如循环受阻,或脑脊髓液过多,液体就会积在脑腔内,形成脑积水。这种病通常会导致两个大脑半球畸形,头颅肿大。患脑积水的婴儿,如果出生几个月后仍能活下来,也会极其迟钝。这名学生头盖骨下的脑组织只有几分之一寸厚,比常人薄了一寸多,却一直生活得十分正常,而且才智过人。至今,英国神经学家洛伯教授已发现了几百个几乎没有大脑而智力甚高的人。据他说,有些“测不到有脑子”的人,智商竟高达120。科学家们对这个现象大惑不解,因为发挥脑功能的主要是两个大脑半球。他们猜想,脑积水患者的脑功能可能由脑内其他不大发达的部分接替了,或者正常的大脑只发挥全部脑功能的一小部分。不管怎样,脑子很小的人,智力也可能很高。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科学家至今拿不出任何解释。 


  ●望远的人 


  马纽埃尔的家在瑞典的榭典马尔摩,这是一个平凡的家。一天傍晚,马纽埃尔在离自己的家有400多公里的哥德堡正和十几个好友一起吃饭,突然,他大惊失色地喊道:“不好!现在斯德哥尔摩市的榭典马尔摩发生火灾,火势正在蔓延。哎哟,朋友家也着火了,我家看来危险。”过了一会儿,他才如释重负地说:“好了,火终于灭了。大火在我家隔壁的第3幢楼房处被扑灭了。”距离这么远,他竟然就像在目睹眼前发生的事情那样,说得十分肯定,在一起进餐的朋友们都对他的话表示怀疑。但是不久,经过调查证实,那天马纽埃尔的话与当时发生的一切完全吻合。人们对他“千里眼”的神力惊叹不已。从此,马纽埃尔便成了一个名闻遐迩的人物。无独有偶,荷兰海牙也出现了一个“千里眼”式的人物,名字叫佩达·伏罗库斯,是个油漆匠。1943年秋天,伏罗库斯在工作时,不慎从10公尺高的地方跌落下来,头部受伤,当场不省人事,3天以后才恢复知觉。这时,出现了奇迹:他对相隔遥远的地方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人们都称他为千里眼。真是因祸得福!从此,许多人求他寻找失物,甚至连巴黎的警方也求助于他,请他协助侦破复杂的杀人案件。在联邦德国还发现了一位眼睛像显微镜的人,这是路德维奇堡的一个30岁的口腔科女医生。这位医生可以不借助任何仪器,将一部30多万字的长篇著作抄录在一张普通的明信片上,她对于微型书籍的编纂毫不费力,并且极感兴趣。一些光学专家把她这种奇特的视力称之为“活的显微镜”。但是这对独特的眼睛也常给她带来许多不便,纸张上普通肉眼看不见的纤维会扰乱她的视线,以致使她不能阅读普通书籍和报纸杂志;她更无法看彩色电视,因为她看到的只是屏幕上的五颜六色、不计其数的黑点。 


  ●吞吃异物的人 


  南非青年萨尔门以生吞毒蛇闻名于世。他捉到毒蛇后用木棍把它打晕,这样一来才容易吞到肚子里,但不久毒蛇会苏醒过来,在肚里乱撞,这时他心里会感到非常舒服。摩洛哥有个20岁的青年阿蒂·阿巴德拉,他每天要吃掉3个玻璃杯。他说,咀嚼玻璃杯就像咬脆苹果一样爽快。从14岁起,阿蒂已吃掉了8000个玻璃杯。好奇的人们都以观看他进食“玻璃杯餐”为乐事。吃玻璃杯并非这位摩洛哥青年生来就有的能力。当他14岁时的一天午夜,从睡梦中醒来,一股咬嚼硬物的感觉促使他抓起床沿的玻璃杯便使劲地咬,并将裂片嚼成碎片。从此玻璃杯成了阿蒂每日必备的特殊“食品”。摩洛哥健康中心的医生从阿蒂的X光片中检查不出任何结果,他的口腔、胃肠都没有损伤的痕迹,也找不到玻璃的碎末。医生说,这是医学常理无法解释的奇异现象。印度的库卡尼吞食日光灯管时,就像品尝甘蔗一样津津有味。他经常为观众表演这种“进餐”。观众常自费买来日光灯管供他咽食。只见他敲去灯管两端的金属接头,抱着玻璃管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仿佛不是在吃玻璃管,而是吃甜脆可口的甘蔗。他一面咀嚼一面翘起大拇指,啧啧称赞:“好吃,好吃!”进餐表演结束,还让观众检查口腔,他的嘴唇、舌头、牙床乃至咽喉都无出血或破伤,实在令人惊奇。医学专家曾用X仪器和最新技术,对库卡尼进行过全面的细致的检查,没有发现任何与众不同之处。法国的克蒂图能吞下铁钉、刀片、螺栓。先前他也是喜好吃玻璃。依他的习惯,吞吃硬物时,需伴以开水“助食”,由于吞吃金属比玻璃所需开水少,使他对金属产生了偏爱。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克蒂图当众吃下一份夹有刀片、铁钉、硬壳果等馅料的三明治。会后,记者们立刻要求克蒂图到就近医院检查,X光师指着当时拍下的克蒂图的X光片表示,他的胃里有一大堆金属。克蒂图甚至还用6天时间,吃掉了被解体的电视机。医生说,克蒂图的胃、肠、喉部壁膜看来特别厚。这位法国异食者已提出他死后将献出身体供科学研究。 


  ●利箭穿脑的人 


  世界上有很多少数民族及部落的异行怪状连科学家也没法理解和解释,像喜马拉雅山南麓有一个印度小部落的土人,他们在宗教节日时,不论老少男女竟然可用利箭穿过头部而不觉痛苦,事后脑部也未造成伤害,这使科学家们百思不得其解。据这个印度小部落的长者表示,他们族人自1600年开始,便已流行用这种方法来表示对神的崇敬。数百年来,只听说3个人因此而丧生的。他表示,只有那些不够诚心的人才会有此结果,虔诚的信徒虽然被箭贯脑,但仍会如常人般安然无恙,即使把利箭拔出来,伤口也很快就愈合,一点也没有不良后果。据一位到该地研究他们生活情况的人类学家表示,这种情况实在匪夷所思,虽然有些人伤害自己身体来表示对上天的敬畏,如有人自愿钉十字架,但只是用对宗教的狂热使自己陷入自我催眠状态而忘记痛苦而已,利钉贯穿手脚并不会造成长久伤害,但脑部的组织却非常敏感脆弱,利箭贯脑只能视为一种无法解释的“奇事”。 


  ●“复印”的人 


  保加利亚的拉比·耶里佳,他的记忆能力,连他多年的朋友也不能相信。他有两千本书,都看过一遍,然后他就可以随意地把它们背出来,一字也不差。耶里佳告诉朋友,他也不知道他的这种能力从哪里来的,看书一遍就像被“复印”在脑子里一样。但是耶里佳也有苦恼,被他记下来的没办法忘却,所以脑子是没有“片刻休息”的。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灵异 形形色色 含氮 新几亚

更多精彩

[灵异] 探索遍布在世界各地“麦田圈”
简介:前言:英国人Colin Andrews在1983年首次发现麦田圈,在麦田圈的麦田周围没...
所属:奇闻灵异
[灵异] 神秘的矮人
简介:在波利尼西亚的民间传说中,多次提到了一些神秘的民族,他们早在波...
所属:奇闻灵异
[灵异] 希特勒“看家狗”的失踪
简介:1945年4月30日,苏联军队攻克了柏林。柏林,这座美丽的城市此时已经变...
所属:奇闻灵异
[灵异] 鲸鲨的怪习惯令其容易被“跟踪”
简介:动物趣闻 鲸鲨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它们有个奇怪的习惯...
所属:奇闻灵异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