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 “玛丽亚”号船员失踪

  1872年,世界航海史上发生了一起轰动欧美的“玛丽亚。谢列斯塔”号失踪疑案。为了弄清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欧美的报纸时不时地掀起一次次的报道(禁止),持续数十年之久。一百多年过去了,事件不仅没有破解,同样的事故反而一个接着一个,仍时有发生。科学家为此伤透了脑筋,提出了种种解释,但仍没有权威的结论。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1872年12月4日正午,英国商船“简。格拉栖亚”号执行从纽约至热那亚(意大利)的煤油运输任务,已经靠近欧洲海岸。船的位置是北纬38°20′,西经17°37′。从这儿到直布罗陀海峡剩下不到400海里,只需2天就可到达了。天气晴好船只正常,大卫。莫尔霍斯船长放心地回到自己的住舱。就在这时,他听到前方观测哨的叫喊“在左舷,有一艘帆船!”这是一艘双桅帆船。莫尔霍斯船长用单筒望远镜望了望,感到十分疑惑:这船怎么忽左忽右的?船越来越近,莫尔霍斯船长又举起望远镜,这才察觉,船无人操纵,所以忽左忽右地乱摆。“简。格拉栖亚”号向这艘船靠拢,距它约百米时,船长终于看清了,那艘船正是“玛丽亚。谢列斯塔”号。 


  船长十分高兴,他与“玛丽亚”号船长美国人勃里格斯是老朋友,两人自幼就认识,几乎同时成了船长,又在同一年结婚,友谊非比寻常。船长命令大副杰瓦带两名水手上去看个究竟。大副等三人上了甲板,船上一片狼藉,一片寂静。有一个现象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前货舱是打开的,舱口盖板朝天放在甲板上。由于前舱敞开着,舱底已积了不少的水,大约有1米深,乱七八糟的绳缆散在甲板上,有的还甩到了舷外。后货舱也敞开着,但盖板并没有朝天,而是正常地放在旁边,里面同样进了不少的水。大副命令2名水手先检查一下货舱,看有何缺损,自己则快速向后甲板跑去。船尾的塔楼都关着,窗门不是用帆布遮着就是被钉死了。他来到船长室,舷窗莫名其妙地开着,所有的东西都是潮呼呼的。不过家具都是好好的,桌子上还有一些卷着的海图。大副又打开隔壁“玛丽亚”号大副的住舱,那儿的舷窗关着,所以显得干燥,一切摆设井然有序。奇怪的是,水手舱里的木工工具箱打开在地毯上。大副看桌上打开着的航海日志。上面最后一页的日期是1872年11月24日,航海日志上记载着,这天正午,船的位置是北纬3°57′、西经27°20′。大副把这一经纬度记在了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又进入了后一个休息舱。这儿看起来人们好像刚离开,餐桌上放着汤碟、餐具,在灯座旁还有一架缝纫机,放着一件未完成的小孩衣服,地板上还有玩具。看来勃里格斯船长是带着妻子和孩子一起航行的。大副又看到在写字台上放着一块记事石板,上面写着,1872年11月25日晨8时,船的位置在圣玛丽亚岛(亚速尔群岛中的一个岛屿)东南偏南3海里。在书桌的下抽屉,大副发现了一只镶有珍珠的首饰盒,没有上锁,里面有戒指、手镯、首饰和镶有宝石的珍珠项链及许多小首饰。旁边还有一只小木盒,里面放着一叠英镑,每张面值是10英镑,而在英镑的下面是另一叠稍许薄一点的美金,每张面值为20美元。这说明船只并没有遭到强盗的抢劫。大副又按原路走向出口。可他突然停住在船长室里,他忽然察觉,房间里到处是水渍,只有一只小箱子是干的。这说明它是在住舱进水后才放到这里的。难道船上还有活人?2名水手清点完舱里的货物。总共有1700桶纯酒精,好像是白兰地用的原料,最后一桶已打开,少了1/3.储藏室里还放着很多的食品:火腿、熏肉、鱼干、蔬菜、面粉和大块的黄油。库存量足够全船半年食用。在船首绑住的木桶里是充足的淡水,仅有一只木桶绳索松开了。后甲板救生艇不见了,4人小艇也不见了,左边的舷梯扶手被拆掉了。只能假设,因为某种原因,勃里格斯船长他们坐救生艇弃船而去,而且走得很急。船上六分仪没有了,航海钟也不见了,除了航海日志外,所有的证件都不见了。船上的罗盘摔在了地上,底座也移动了地方,而且是弄坏了。可勃里格斯怎么可能逃到小艇上而不带罗盘的呢?是海盗干的?但船上满载着酒精原料,这是海盗最喜欢的东西。而且船长的珍贵物品都放在原处,钱、首饰都没拿走。莫尔霍斯了解勃里格斯船长,他决不会拿他妻子和小女儿的生命开玩笑的。莫尔霍斯船长命令把“玛丽亚”号开到直布罗陀。 


  1872年12月7日,“简。格拉栖亚”号和“玛丽亚”号顺利到达直布罗陀。莫尔霍斯船长正式向直布罗陀当地宇宙申明,他们在大西洋上救回了“玛丽亚。谢列斯塔”号。美国驻当地的领事通知了“玛丽亚”号的船主。直布罗陀属英国管辖,所以皇家法律顾问兼当地总检察官查理。弗罗特组成了一个专门委员会来调查事件的原因。委员会的成员有海军部官员、英国海军一些有经验的舰长、造船工程师和律师。委员会责成莫尔霍斯船长用3天时间写一份详细报告。委员会对“玛丽亚”号作了检查。他们询问了船的状况,核对了莫尔霍斯报告中列举的证物,看了航海日志以及记事板上的留言。2月18日和20日,海军官员又专门听取了“简。格拉栖亚”号大副及另两名登过“玛丽亚”号的水手的证词。 


  “玛丽亚。谢列斯塔”号,1862年在苏格兰的斯凯岛下水,船只载重282吨,长30米,宽7.6米,吃水3.5米。最初的英国船主命名它叫“亚马逊”号。该船航行不到1年,就以其良好的性能而享誉欧美,但有一次因船长的失误,“亚马逊”号搁浅了,不得不进厂大修,然后卖给了美国人。新主人不喜欢原先的船名,命名为“圣女。玛丽亚”。此后“玛丽亚”号顺利地完成了多次横越大西洋的航运,因其良好的性能,成为当时北美东岸的著名船舶。以后此船又几经转手,换了多任船长,最后更名为“玛丽亚。谢列斯塔”号。经过用最新的技术彻底的改造后,性能更强于以往,美国航运局毫不犹豫地授予了新船主一张“最高等级船舶”的证书。“玛丽亚。谢列斯塔”号船长是彭查敏。勃里格斯,38岁,美国人,生于马萨诸塞州,已有近20年的航海资历,是一位有经验的船长。为人有礼、诚恳、友善,在直布罗陀颇受尊敬。他是在“玛丽亚”离开纽约前10天才接任这次船长职务的。在他接任之前,船由勃里格斯的现任大副阿贝尔。理查逊指挥。此人是缅因州人,好冒险,曾在波士顿至澳大利亚航线上创造过快航纪录,但是“玛丽亚”号船主不喜欢理查逊这种过分逞强的性格,所以改聘勃里格斯当了船长。但理查逊非常喜爱“玛丽亚”号,哪怕只当副手也愿留在船上。“玛丽亚”号船主古米。文切斯特,原本也是一位船长,文切斯特的小女儿弗朗西丝卡就在不久前嫁给了大副理查逊为妻。 


  直布罗陀调查委员会在调查过程中,曾发现“简。格拉栖亚”号的杰瓦大副有隐瞒事情真相的嫌疑:大副认定,是风暴让勃里格斯船长决定带上家眷和船员弃船逃生,但是,调查委员会了解到,在11月的最后一周时间里,亚速尔群岛海域不曾发生过任何风暴。起码有15艘以上的船只,在这段时间曾在同一海域航行。除此之外,委员会还根据下列事实,否定船只遇到风暴的说法。在休息舱里放着一架缝纫机,在它抛光了的台板上,放着线坨、针和机油。如果风浪大到船不能驾驶了,其摇摆的剧烈可想而知,这些东西何以还能保持在光滑的石板上而不滑落到地上去呢?同样的道理,在休息室的桌子上还有盘子也不曾滑落,连茶杯也不曾有一个打碎。至于舱底的积水,那完全可能是船壳木板裂缝或外金属壳贴得不密封而漏进去的。后来,在水的浸泡下,木板又把裂缝胀死,所以不再进水。而船长房里,因为舷窗没关,所以东西都变潮湿了。不仅如此,在记事板的下面还发现了另一条留言,“弗朗西丝卡我最最亲爱的妻呀!”这些字是用尖的物件划在石板上的。弗朗西丝卡是理查逊夫人的名字,即“玛丽亚”号大副的妻子、船主的女儿。笔迹鉴定证明,这是查理逊大副的手迹。杰瓦先生否定在“玛丽亚”号上可能发生了暴动和谋杀,他的论据是,似乎在船上不曾发现有暴力事件的痕迹。但在勃里格斯的床下发现一把刀,刀身上有许多褐色的污迹,这可能是暴动中牺牲者的血迹。另外还在甲板的不同角落找到了许多这样的污渍,在右舷的扶手上也有。此外,在这些扶手上还发现了好几处很深的砍痕,最大的可能是用斧子劈的。经过详细的勘查,人们还发现了诸多疑点,而有些疑点甚至还带有神秘色彩;为什么船上的货舱盖板都是打开着的?为什么第一舱的盖板又是朝天放置的?为什么后甲板上部舱室的窗户全用木板遮住或干脆钉死?为什么后住舱有1个照明舷窗是敞开着的?为什么木工工具箱会放在理查逊大副的住舱内?为什么第二根桅杆上的帆都放了下来?为什么船上的一切证件都找不到了,而惟独留了航海日志?为什么有一只酒精桶是打开着的?但谁也不能对其中的任何一个问题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在这些互相矛盾的诸多疑点中,简直看不到任何走出迷宫的迹象,于是调查委员会决定再看看船的水下部分会不会有什么异常。他们请来潜水员下水勘查。潜水员发现船的首柱、龙骨和船舵都保持良好,说明该船既没有搁过浅,也没有与别的船相撞过。但发现船首的外壳在水面上约半米处有一条2米长的划痕。他用手触摸了一下,划痕竟深达1英寸,宽有1英寸多。从外形判断,这个划痕不是船帮与码头擦撞所产生,而更像是有人用锐利的工具特意划的。于是,潜水员再次下水,在船的另一侧同一位置上,也看到了这样的划痕,潜水员把这一重要的疑点报告了调查委员会的专家。是谁在船首两侧近水处划上这样的划痕?伦敦来的探长们用专业手段确定,这两条划痕是在3个月前划上的,也就是船只遭到遗弃的那个时间———1872年的11月末。褐斑的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刀身上的不是血,且时间已经久远,在甲板和帆布上的斑迹是铁锈、橄榄和某种汤汁的混合物。 


  英国侦探通过纽约警局的帮助调到了“玛丽亚”号全体船员的材料,了解到全队中有4位挪威的一级水手。材料上说,他们不仅技能精湛且品行良好。看来,这些水手不大可能制造暴乱。到这个时候,总检察官才不得不同意非暴动的分析。 


  1873年3月12日,对事件的调查暂告结束,调查委员会宣告解散。两天后,直布罗陀法院确定了给予莫尔霍斯船长的奖金数额———1700英镑。人们对这一扑朔迷离的船员失踪事件提出了许许多多幼稚可笑的假设。 


  有人猜想是“玛丽亚”号上突然流行了鼠疫之类的传染病。中世纪的欧洲,鼠疫、霍乱、黄热病、痢疾等可怕的疾病曾有过百年的传染史。这些疾病一直被认为是远航海员的大患。有这种想法也很自然,当时船上的卫生条件极差,缺乏完备的卫生条件来保存饮用水和食品,很容易暴发传染病,常发生全船人员丧命的可怕事件。“玛丽亚”号上的鼠疫首先在水手中传播,勃里格斯船长知道了疫情以后,试图全力保护自己的女儿、妻子和其他官员,不得不命令堵死水手舱。但水手们奋力反抗并得以突围,反而把船长关在了后甲板的住舱里,并钉死了窗户。由于绝望,患病的水手们打开了货舱,试图用酒精来忘却对绝症的恐惧,过量的酒精使水手们很快醉倒。此时勃里格斯船长和其他官员通过照明舷窗而逃出了住舱。由于慌张,即没有带食物,也没有带水,放下了惟一的一艘小艇逃生,最后又被风暴所吞噬。船上的那些水手,当他们醒来发现只剩下了自己以后,绝望至极,为了少受病痛的折磨,全都跳海自杀了。 


  另一些人则推测说水手们杀死了船长和官员,把他们的尸体抛入大海,然后乘上小艇企图到亚速尔群岛登陆。可一场大风,使得本已被病痛折磨得疲惫不堪的水手们,再也无力应付,全都葬身鱼腹。纽约《时代报》刊出文章,称“玛丽亚。谢列斯塔”号的船长本人患有精神疾病,心理上的严重失衡只有其亲人才有所了解。船长病情间隙发作,但发作时变得极其疯狂,此时勃里格斯会完全失去理智,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不幸的是,在当天恶劣的风浪条件下,他的病又发作了,他拿起了自己的马刀,挥舞着砍向一切遇到的人,甚至连他的女儿和妻子也没能幸免。当他恢复理智时,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他把尸体抛入海里,擦去了痕迹,销毁了船上的文件,但遗忘了航海日志。随后乘上小艇逃走,可最后还是因饥渴而死于海上。小艇一旦无人驾驶,很快因囤积水太多而沉入海底。 


  英国《海事》杂志的解释是,勃里格斯船长的女儿十分任性和顽皮,她整天在甲板上乱窜,妨碍了水手们的正常工作。只有当海面上出现了一群惹人喜爱的海豚以后,小女孩才被它们深深地吸引而变得安静下来。从这以后,她整天呆在船头,观看海豚鱼跃和嬉水。船长看到海豚使索菲变得安静,于是让水手做了一个专门的平台,悬挂在船首,女儿站在那里欣赏这些可爱的动物。外吊的平台不时地与船壳撞擦,这就留下了上述两条深深的划痕。 


  1884年初,英国当代大名鼎鼎的侦探作家柯南道尔也用“玛丽亚”号事件构思一部小说,作家的丰富想像和生花妙笔让读者们对这个故事信以为真,一时成了街谈巷议的主题。柯南道尔的这篇特写又使人们记起了12年前那个谜团。于是,关于大西洋的诸多秘密一时又成了报纸热衷刊登的题材。“玛丽亚。谢列斯塔”号这艘不大的帆船也就名声远播,成了不吉利的代名词。 


  1874年,船主文切斯特不得不以极低的价格把它转让给了别人。第二年,这艘船又载货前往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途遇大风,折断了双桅。经修复后仍航行于欧洲与美洲之间的运输线上。不过,海员们都很迷信,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在这样不吉利的船上工作。所以该船又几经转手,转价一次不如一次。 


  1885年,在美国船长巴克尔的指挥下,“玛丽亚”号在海地岛附近航行时,撞上了暗礁,数小时后就被海浪冲成了碎片。保险公司很快查明,这是预谋犯罪,目的是骗取保险赔偿。法庭拿出了足够的证据,是船主和巴克尔船长串通作案。就在法庭宣判的前一天,巴克尔船长饮弹自尽。 


  在19世纪至20世纪更替的那几年,除了报刊上登载有关此船的各种文章之外,还有几位作家把它写成了小说。在柯南道尔之后,还有英国作家巴里宾。阿杜尔莫里申,劳伦斯。基京克等,后者写的《伟大的骗局》这部小说,是以所谓原“玛丽亚”号上的厨师年愈84岁高龄、现居苏格兰某地的彭贝尔顿先生口述的形式写成的。上述小说无论写得如何惊险、刺激,都不能使读者对这起大西洋神秘事件的实际情景有所了解。那么究竟那里发生了什么呢?有没有最合理的解释呢?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灵异 玛丽亚 船员 失踪 1872年 世界

更多精彩

[灵异] 神秘的矮人
简介:在波利尼西亚的民间传说中,多次提到了一些神秘的民族,他们早在波...
所属:奇闻灵异
[灵异] 鲸鲨的怪习惯令其容易被“跟踪”
简介:动物趣闻 鲸鲨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它们有个奇怪的习惯...
所属:奇闻灵异
[灵异] 希特勒“看家狗”的失踪
简介:1945年4月30日,苏联军队攻克了柏林。柏林,这座美丽的城市此时已经变...
所属:奇闻灵异
[灵异] 探索遍布在世界各地“麦田圈”
简介:前言:英国人Colin Andrews在1983年首次发现麦田圈,在麦田圈的麦田周围没...
所属:奇闻灵异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