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 国家天文台郑永春:要有危机意识并保留向外探索的心


  国家天文台科学传播中心主任郑永春


  


  


  新浪科技讯 12月21日下午消息,由新浪科技主办的新浪“2016年度科技风云榜”颁奖盛典于今天下午在北京举行,众多业界领袖同台共话科技行业。国家天文台科学传播中心主任郑永春出席活动,并分享了他眼中的宇宙观。


  在郑永春看来,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面对无边无际,无穷无终的宇宙,即便我们穷其一生也无法探究宇宙的全部奥妙。在宇宙之前,每个人都极为渺小和微不足道,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不保持一颗谦卑的心。


  “有很多的生物曾经在这个地球上繁衍和兴盛过,他们都不在了,我们人类就是这个地球的主宰,如果我们不未雨绸缪的话,我们一定难于避免像恐龙一样的灭绝,我们也会面临这样的命运。” 郑永春呼吁我们要保留向外探索的心,要有危机意识。


  郑永春在演讲的最后总结了自己的宇宙观:人类需要一个超越国家、民族、宗教和意识形态,以全人类利益为最高宗旨的崭新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将指导人类从一个地球物种扩展成一个跨星球的物种。


  以下为郑永春演讲实录:


  1977年的时候我出生在浙江绍兴,是小桥流水的一个山村里面。在同一年天空中升起了两个航天器,他们是旅行者一号和旅行者二号。这两个航天器发射之后遵循不同的路径进行飞行,到现在还在太阳系的深处,每天都会向我们传回来信号,而旅行者一号的发射时机176年才有一次,就是太阳系里面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这四颗行星连成一条线的机会,176年才有一次,而旅行者号就是利用这样的机会,在一次任务里面探索四颗行星。


  这是我上次回老家的时候拍摄的一张照片,天空中点点繁星,造就了一个星轨,让我们知道我们的地球在自转。而北京,要看到这样的星空已经是一个奢望了。所以从事行星科学这么多年,我有一个很深的感悟,就是人除了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之外,我们还需要有一个崭新的宇宙观。我认为一个宇宙观应该包括对自然的谦卑之心,对宇宙的探索之心,对地球的忧患之心,以及对未来的合作之心。


  在1990年的情人节,正在太阳系深空飞行的旅行者号接到了一个紧急的指令,是一位科普作家卡尔·萨根,他要求美国宇宙局让旅行者号能够调转镜头回望太阳系,给太阳系的这些天体拍一个全家福。但是这个提议遭到了很多科学家的反对,大家认为这样的照片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距离非常遥远,我们并不能看清楚这样的一些细节,当时卡尔·萨根一再坚持,说服美国宇航局拍摄了这样的照片,这就是我们太阳系的全家福。在我们眼里面,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地球这样一些大的太阳系的天体里面,在真正的太阳系的全家福里面都只是一个暗淡的小白点。


  大家能看到这是什么吗?我们放近一点,再方近一点,这就是我们的地球。这颗悬浮在阳光中的尘埃,是我们所有人安身立命的场所。我们都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但这才是真正的地球,悬浮在阳光中暗淡的蓝点,是我们一切所有的依存。而这张深具哲学意味的照片,让我们这些狂妄的人现出了原型,原来我们如此渺小。太阳直径大约是1392000(1.392×106)千米,而太阳光照到我们只需要8分钟,所以人生在有生之年,根本不可能飞出太阳系,以我们最快的航天器的飞行速度,我们飞出太阳系需要一万四千年。整个银行系里面,像太阳这样的恒星至少有几千亿颗,我们不在银河系的中心,我们在银河系的五环以外,所以我们是山里人。


  我刚才讲述的这么庞大的宇宙,在整个宇宙中,像银河系这样的星系还有上千亿个,所以我们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渺小,而这么庞大的宇宙里面,只是我们可观测的宇宙,只占个宇宙组成的4%,还有90%多是我们看不到的,我们叫做暗物质、暗能量,因为我们看不到,但是我们知道它们有,其中23%是暗物质,73%是暗能量。从时间上来看更是渺小,宇宙产生时间是137亿年,地球形成已经46亿年,从最初的生命开始,我们已经过去了30亿年,而我们人类仅仅是在最后一刻产生的。如果我们把地球的历史作为一天的24小时来比较的话,我们人类仅仅产生在23点59分59秒之后我们才刚刚产生。所以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面对无边无际,无穷无终的宇宙,即便我们穷其一生也无法探究宇宙的全部奥妙。在宇宙之前,我们每个人都极为渺小和微不足道,我们没有理由不保持一颗谦卑的心。


  在6万年前人类从非洲出发,我们的足迹遍布了欧亚大陆,所以从NDA的基因基础上,我们可以确定,我们所有的人类都来自于非洲,我们曾经都是黑人。在500年前人类进入大航海时代,我们从欧亚大陆出发,横渡大西洋和印度洋,我们达到了世界上的各个大陆,这就是大航海时代,我们的足迹遍布全球。而进入太空时代的50多年来,人类的足迹已经踏遍了太阳系的各个天体,各个主要的天体类型我们都去过了。而这两种200多次的太阳系探测任务里面,去月球100多次,去火星和金星各40多次,天王星和海王星迄今为止还只有80年代的旅行者号去过,200多次的太阳系探测任务里面,中国人只去过月球,我们只去了三次月球,我们还没有真正的行星探测。而迄今为止也是飞得最快的航天器之一的新视野号,用十年的时间从地球出发飞到了冥王星,那片太阳系的新大陆,在冥王星所在的区域我们发现了很多跟它大小相似的天体都在那个地方,所以给了我们一个难题,我们要么把冥王星降级,要么把他的兄弟们都拉上来变成行星。


  我们不仅在太阳系内进行探索,我们还发射了太空望远镜进去寻找太阳系外的天体。我们甚至在离地球最近的星球发现了比邻星B,我们认为那颗行星可能会移居,可能会像地球一样。所以我们人类不断的向外探索,我们对宇宙的探索永无止境。在科幻小说里面曾经有说,我们如果碰到外星人一定不要回答,因为我们如果谁回答,谁先出声就将被消灭。而外星人的这样一些传说始终停留在科幻阶段,但是人类面临的真真切切的天文灾难却是实实在在的,我们来看一个短片。


  这不是恐怖袭击,这是一次性行星撞击事件,它发生在2013年的三年前,在西伯利亚的一颗小行星撞击了车里亚宾斯克这座小城,导致了1500人受伤,7200栋房屋受损,我们在地面上捞起来的那颗陨石也就是这么大,我们在湖面上只留下了这么一个窟窿。这颗小行星在进入地球大气之前他只有18米的大小,相当于外面一辆公交车的大小,就相当于天空中掉下了一个公交车,导致了这么大的一个损害。而如果是一颗公里级的小行星撞击地球的话,北京市就不在了。如果是10公里的小行星撞击地球的话,可能我们人类就不在了。


  这不仅是一个三年前的小行星,在1908年也有一颗小行星撞击在俄罗斯通古斯地区,导致森林大火,树木都向一个方向倾倒。1994年我们观测到了一个撞击事件,我们看到苏梅克一列维9号,这些撞击到这个行星的表面,留下了一个个暗斑,这个大小可以把我们整个地球装进去。我们听不到这样的声音,但是我们相信那一定是非常惊心动魄的。如果看看我们太阳系的各个近邻我们会发现,在这些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撞击坑,所以小行星撞击事件在地球上一定会发生,一定不是孤立的,而在月球上直径大于1公里的撞击坑就有3.3万个,我们地球就在月球的附近,我们一定难于幸免遇难。这是全世界已经确认的200个撞击坑,大部分分布在北美、西欧以及澳大利亚这样的地方,而我们中国似乎很幸运。其实不是,是我们很少有这样的人去研究这些面,真正人类面临的灭顶之灾的问题。这是全世界的十大撞击坑,大部分分布在北极、南极这样的一些冰原以及人迹罕至的地方,其中有一个位于海底,就是墨西哥湾的半岛,有一颗小行星直径大概10公里,撞击在墨西哥的半岛,这些灰尘使得地球极速降温,我们可以想像一下,把我们地球这样一个水球放到冷柜里面,把温度调到零下50度,就会有大规模的生物灭绝,恐龙就是在这个时代灭绝的。恐龙曾经像人类一样强大,曾经统治了整个地球,到现在一个恐龙都没有了。有很多的生物曾经在这个地球上繁衍和兴盛过,他们都不在了,我们人类就是这个地球的主宰,如果我们不未雨绸缪的话,我们一定难于避免像恐龙一样的灭绝,我们也会面临这样的命运。所以我们无时无刻不能保留这样的向外探索的心,要有危机意识。


  在去年上映的一个科幻大片《火星救援》里面我们看到,当航天员马克被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火星上的时候,是中美航天机构的联合合作把他拯救回到了地球。而这样的事情,还只能发生在科幻电影里面,真正的航天合作其实还是非常艰难的。这是我们头顶的空间站,它离我们并不遥远,大概就是北京到石家庄的距离,400公里左右,419吨的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太空基础设施,可以供七八位航天员同时在太空里面生活。这样的空间站里面却独独排斥中国人的参加,这样的空间站虽然航天的运输非常昂贵,我们知道俄罗斯的航天员跟美国的航天员还经常闹矛盾,他们的卫生间还是分开使用的。


  我们在太空探索里面不仅技术上十分艰难,达到了人类航天现有技术能力的极限,所以我们不跳起来,不使劲蹦三蹦是够不着这样的极限能力的。这是全世界火星探测,我们已经进行了40多次,其中成功率只有一半左右,大部分的失败都发生在从火星上空130公里高度落到火星表面这黑色七分钟里面,因为这七分钟里面,地球上完全没法控制,一个信号从火星上传回到地球就要21分钟,等我们收到信号的时候,它要么已经坠毁了,要么已经成功了,完全无法控制。


  而火星探测未来会越来越火,在2020年的火星发射窗口里面,将会由美国、印度、阿联酋、中国等五个国家同场竞技,这个时候就看谁的能力更高。2020年中国将发射火星探测器,而且我们是三位一体,一个环绕火星的卫星,一个着陆在活性上面的着陆器,一个是在火星上开车的巡视器,三位一体,一次实现,全世界没这么干过的,所以其实我们面临很大的技术上的风险。


  在未来20年左右,我们相信人类将首次登陆火星,就像1969年阿姆斯特朗登陆月球的时候,他说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当人类第一次登陆火星的时候,我们是真正在那里生活,我们不是登一登,是希望在那里永远生活下去。这是火星土壤和地球土壤的对比,我甚至用它来种了花生和土豆,我发现火星、月球和地球的土壤都可以让植物和土豆生长,可能他们比地球的营养元素还要高一些,所以种土豆应该是可行的。


  在未来的100年之后,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在火星上将出现一个一百万人口的城市。大家不要觉得这是科幻,我们地球这么小的一个星球承载了将近65亿的人口,而火星这么大的一个星球,它难道不能容纳百万人吗?所以当有这么一个火星城市出现的时候,我们难道还需要不同的法律制度,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货币,各种各样的人为的设限吗?我们必须要合作起来,才能在那个地方生活,这是一个人类命运的共同体,我们人类在地球上面临这样的危机,我们要在那里萌生火种,我们曾经拥有的谦卑之心呢?我们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已经对周围的一切熟视无睹?认为理所当然。我们每一个小孩生下来就知道去各个地方探索,这是人天生的本性,但是我们越成长,我们对未知的好奇心越来越丧失。我们扪心自问,科技日新月异,飞速发展,上天入地,人类似乎无所不能,而我们曾经拥有的忧患之心呢?我们扪心自问,当今世界我们竞争激烈,各怀私心,人类曾经拥有的合作之心呢?当我们人类还很弱小的时候,我们连什么猛兽都害怕,我们连蚊子都害怕,都会要了我们人类的命,而我们人类共同一心来应付这样的危机,我们现在已经足够强大,我们反而合作不起来了。


  所以我认为,人类需要一个超越国家、民族、宗教和意识形态,以全人类利益为最高宗旨的崭新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将指导人类从一个地球物种扩展成一个跨星球的物种。所以要送给大家一句话,胸怀宇宙天地宽。当20年前中国还没有雾霾的时候我选择了环保专业,我看今天的雾霾非常的严重。20年前我大学毕业的时候,结果发现青山绿水我们国家不需要这样的人。而现在雾霾在确确实实告诉我们,只要20年就会改变这样的事情。所以20年之后,我们将从地球出发,登陆火星,向着建立火星城市,向着另外一个星球以及把我们人类的足迹扩展到太阳系的各个星球上,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探索 国家 天文台 郑永春 永春 要有 危机

更多精彩

[解密] NASA下一代火星探测器将采集样本返回地球
简介:美国宇航局计划对2020年代发射的火星探测器上增添新功能,火星样本采...
所属:探索宇宙
[解密] 美两大空间望远镜发现外星系超新星候选者
简介:美国两大空间望远镜发现其它星系的孪生海山二 腾讯太空讯 著名的天体...
所属:探索宇宙
[解密] NASA宣布取消重返月球:2030年载人登火星
简介:(Everett/编译)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宇航局(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登...
所属:探索宇宙
[解密] 百万亿美元打造定向能束飞船 40年抵半人马座
简介:(Everett/编译)据国外媒体报道,一旦科学家在某颗恒星周围发现可居住...
所属:探索宇宙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